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七重外壳 > 内容详情

写的荷花的优美散文欣赏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视频分类网 -[收藏本文]

  炎热的夏天,太阳照在荷花上真是艳丽多彩,它们给宁静的池塘增添了一份生机。下面是美文网小编收集整理写荷花的优美散文欣赏,以供大家参考。

  写荷花的优美散文欣赏篇一:荷花人面相聚妍

  无巧不成书,这的确是一出绝妙奇戏。

  连日来,我一直观注着那第一朵含苞绽放的荷花。昨夜下过一阵雨,改日的气象格外舒新。我又来到荷池边。池堤上,哪一排长的高高的青柳,也显得格外新鲜,格外青绿欲流。随着微风的吹拂,柳梢儿在不断轻轻地摇曳,婆娑,婆娑摇曳。明丽的斜阳光,透穿过柳梢间隙,在俊绿的的池荷叶面上,筛下许多斑斑驳驳的,来回移动着的金色光点。那株顶着大粒水珠的荷叶,随着微风吹拂的摇曳,水珠跟着来回滚动。晶莹剔透,似华丽的水银珠。美绝!——她身居淤泥而不染,连荷叶也一尘不染,甚至水滴不沾......

  我聚精会神地观注着那朵含苞待绽的,娉婷伫立的荷花。终于,她缓缓地绽放了——水莹莹,多么秀美啊!

  在乡下,尽管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那种美不胜收,浩瀚壮观的大气势,可终无贬于她那风姿独树之美冠,使人赏心悦目。

  突然一记停车声,夺走了我的默思和注意力。车门打开,一前一后走下来年轻的一男一女。他们来至我跟前,也就是那朵刚刚绽放的荷花前,满有兴致地观赏起来。男的伸手要去抚摸,女的忙制止:“别,——不怕把她弄污了?”男的俊,女的俏,他俩无疑是一对“恋人”。

  嗅着沁人心脾的清香,他俩沉浸在着迷的观赏中......

  蓦然,一只墨绿色的,玲珑纤巧的长尾巴蜻蜓,飞来着栖在这朵刚刚绽放的荷花上。墨绿扇形的长翅膀还在一扇一收。

  男的很快掏出手机,两人面对那朵刚刚绽放荷花按下快键......

  女的在一旁说:“但愿那只蜻蜓,也能像锤炼过轻功武术的艺人一样,能最大限度地减轻自身重力吗,免得把它栖着的那辩花瓣踩落......”

  两人相互看着手机里摄下的羊癫疯可以治好吗影像,动情的异口同声说:“荷花人面相聚妍。”

  女的又添一句:“生在太平盛世,珍惜美丽青春。——照片冲洗出来后,我们要好好保存。”

  尽管蜻蜓的身躯很轻,我还是担心它会吧那辩花瓣踩落......

  “池光栏杆倚斜晖,把酒看花醉不归。”我不会饮酒,但我始终着注于能观赏到她刚刚绽放的那一刻而不舍不离。然而我没有预料到,那对“恋人”比我更为之着迷和珍爱.......

  写荷花的优美散文欣赏篇二:渐行渐远的荷花

  从我记事起,村里就有五口大藕塘。一到夏天,村前村后,粉红的荷花,一片一片的,像彩霞降临人间,美极了。

  我对藕塘确实是情有独钟,因为它有我太多的美好记忆。

  五十年代,农村的生活艰苦,吃的都是什么野菜糊啦,蒸菜,杂什饭等,很少见到米粒。每当这时,我们小孩的嘴总是撅得老高。为这,母亲也就隔三叉五的偷空去荷塘挖藕。煮饭时,奶奶把藕切成小段,加点盐略炒一下,同少量的米饭一起煮。呵,这藕饭好吃,粉扑扑的,很有嚼劲,一咬就满口生香。原来这藕有两种性质:芽尖部位的白色藕叫水藕,脆嫩,没有淀粉,宜做菜或者生吃,甜甜的,煮饭吃,像咬生萝卜似的,脆嘣脆嘣的,味觉很不好;除去藕尖,带金黄色的是粉藕,淀粉含量多,坚韧有点涩,不宜生吃,煮熟了才有浓郁的香味。

  夏天,藕塘的水早被人们车到禾田灌溉去了,只剩塘心一点水,周围全是干的。这时的荷塘正是我们孩子的乐园。

  此时的荷花,在起劲的争芳斗艳。你含苞,它怒放,你展露莲蓬,它又冒出花骨朵,好像竞争是无休无止一样。

  莲蓬像个圆锥体倒立在满是小钉的空心茎上。带缨须的小莲蓬,平平的莲面,小小的籽眼,像是在微笑;稍大的莲蓬,子仁在壮实,籽眼也大些,像是露出惊奇的眼神;老莲蓬有茶碗大,籽眼暴突,像豹眼圆睁的张飞。老莲蓬的籽仁已长出了绿莲心,有点苦涩,煮熟吃才很香。我们小孩喜欢嫩莲蓬,老莲蓬只有大人才去摘它。

  我们一边摘一边吃,把多的用带茎的莲蓬穿成串。每次都有三四串儿,不好拿,不要紧,就坐在塘岸边,凑治疗癫痫费用多少在一起吃。我们吃莲子还能吃出花样来:将一个外形好看的莲蓬,小心扒开一小片莲蓬皮,然后从这小口入内,掏出一个一个的莲子。莲子吃完了,外壳好好的。大家还把这个莲蓬空壳,当宝贝比试着,看谁的完美呢!

  玩得高兴时,赤膊的我们,突发奇想,用大荷叶掏两个洞,作马甲穿在身上,再摘片小叶扣在头上作帽,凉凉的,好玩极了。吃够了,玩够了,我们才手提莲串儿,像凯旋的战士,一路洒着欢笑朝家走。

  荷塘也是大人光顾的地方。他们在收工或歇息时,也要来这摘几个莲蓬带回家,哄哄那些留在家里的年幼孩童。那些小弟弟小妹妹,见到莲蓬,一阵欣喜,又是闻又是看的,最后在大人的指导下,学会了掰、掏、剥,甜甜的白仁,引得圆润的笑脸长时间灿放••••••

  有一些大人是专门摘荷叶,摘了好多好多,晒干,卖给商店作包装纸。原来荷叶脉络密布,像蜘蛛网,晒干的荷叶很有韧性。农户去店里买糖(那时的农户,糖是奢侈品,也是必须品),精明的店老板用廉价收购的干荷叶,将糖包成四方小包。呵,糖包美观又清香,很受顾客欢迎。

  长大后,先是在外地读书,后又参加工作,我有近五十年吧,没有与藕塘亲近过。尽管也在村里生活过,有时还钓过鱼,就是没有在荷塘摘过一回莲蓬,好像忘了这是藕塘,是我儿时的乐园。

  那曾想,退休后的几年,我又与荷塘扯上了关系啦。

  2009年夏,已有一岁半的孙子,正是好奇好动的阶段,我也总是带他到田野里看看。藕塘就在村背后,自然也是常去的地方。粉红的荷花鲜艳欲滴,碧绿的荷叶随风摆动,一阵阵清香,沁人心脾——真的是‘香远益清’。孙子很是兴奋,连说好看,并嚷着要荷花玩。找到长在岸边的荷花,折了一朵,孙子举着荷花乐呵呵地笑个不停。

  自此,孙子天天要去荷塘看会儿。我索性弄了把四尺来长的竹柄钩子,顺带钩一两个莲蓬(我很小心,孙子单独站立,不超过五秒钟,决不贪心)给他吃,孙子更是开心得不得了。

  第二年,孙子脚步稳当多了,我能拉开点距离够莲蓬了,但也是限制在眼皮底下活动,不超过十秒钟。孙子四岁后,还成了小帮手,钩柄也换到四米多长了。莲茎很脆,钩在茎的中下部,快速拉扯,长长的莲茎很容易癫痫吃什么药对大脑神经危害小?折断;然后在水面上,也很容易把带茎的莲蓬钩上来(必须带长茎,否则是钩不上莲蓬)。看到在钩上的莲蓬,孙子马上说,‘我来取!’,取下又穿上串儿。如果遇上较麻烦的,时间稍长,我就不断的与他对话联系,即使这样,独处也不超过半分钟。

  今年孙子已经是七岁半了,又是莲蓬采摘时。儿子还没带孙子回家,是在城里还是在他外婆家?

  村里的荷塘由五口减少到一口塘。养鱼的密度大,又是人割,又是鱼吃,荷莲能长么?幸存的一口荷塘,是因淤泥冲积而水浅,不能养很多鱼,才保住了荷塘原貌。

  周敦颐在‘爱莲说’中写道:‘出于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表明了他洁身自爱的高贵品质。在我这里,荷莲于村庄,环境美,空气好;于我爷孙,那是天伦情趣的乐园啊。

  村里的荷花与我们渐行渐远,我爷孙俩的情感,是否也在慢慢的淡化?

  写荷花的优美散文欣赏篇三:荷花朵朵开

  作者:傅玉善

  我是从很近的地方过来的,就是以往那老地方走过来的,徒步也要不了几分钟时间,在今天似乎经历了千山万水,经历了数不清的坎坷和荆棘,身心已经很是疲惫。我一向自认为是一个经得起折腾的男人,我不像花瓶子那样脆弱,一向是能扛的,今天又是怎么了?唉,只是现今的路并不好走,今后的路也肯定并不好走。昨夜为了什么丢失了睡眠?只是丢失了曾经拥有过的辉煌。现实一点吧,不再虚荣,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从快乐出发的......心底里如此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到了每天要来的荷塘了。微风不知什么时候把一池荷花点亮,看着荷花那一只只明亮的眼睛,我也抖落身后的疲惫。常常吁了一口气,在抬头看天,天也蓝了......

  荷呀,我承认,在我很困惑的日子,就靠你的诱惑与幻臆度日的,所以隔三差五总来看你,但是总没有发觉你像今天美得如此让人眩晕,在那水的中央的,撑着倾情的伞儿,碧碧的伞儿,开着袅娜的花儿,多愁而又悠闲的花儿,摇呀摇,把世间潇潇洒洒的内涵都表达的淋漓尽致,总能让多情还是无情的人儿来一段清丽委婉的歌唱。吟一首遥远的诗歌吧,把美好的旧忆再捋顺捋顺:江南可采莲,莲叶北京癫痫医院哪里好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含羞的这一朵是你,应为有着太多的矜持;怒放的那一朵是他,他总是那样纨绔;请你告诉哪一朵是我呢?是不是被昨天黄昏那场雨里凋零了的那柄残荷就来着?残了就残了,我也不算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个人呀,不怕你笑话,因为我打小起就没有胸怀大志,只是觉得在这个世界为别人还是自己开开花,结结果自认为好了就足以。残荷有残荷的美,记得在春节联欢晚会,那曲《我是你的眼》吗?那歌者心中有一双明亮的眼,比常人还要明眸善睐;记得舞台上那轮椅和拐杖的搭档吗?那瘸腿失臂者的风采,还是那样亭亭多姿,还是那样玉树临风!

  总怪幸福不来敲门,没办法幸福总是包在纸里,经不得风吹,经不起雨淋,见不得日晒,容不得火烤,如此弱不禁风的东西,谁能为他买个保险呢?谁能把他放进保险箱里呢?幸福就如着出泥不染的荷花,需要鱼儿温软的拥抱,需要蜻蜓轻盈的呵护......细心的心,温情的情,就是幸福外面的那张纸,只要那只纸不变质,就过不了保质期。

  我不知道外国有没有荷花,那外国画家们怎么就没有画过荷花呢?难道只有中国画家们才拥有这样的天赋吗?千姿百态的荷点缀着这方摇晃的世界,支撑着这晃荡的船,画家的笔下也许就没有如此复杂的风险。在荷丛中我没有听到歌唱,没有看到莲花间飘逸的裙舞,没有看到收获的笑脸,只听到老板要那些采莲人把靠近岸边的荷包先采摘的吆喝声:“每天有那么多人看荷花,都烦死了,赶都赶不走......”荷花池里,我只看到几个采莲的女人,一身的泥水,满头的大汗,脏兮兮的脸庞写满疲惫,坐在船头忙忙碌碌,风吹乱她的秀发,她们没有多余的功夫理一理,她是帮老板也是为了自己的生计采莲。在荷塘的岸上,一对对卿卿我我的情侣在拍照,把远远近近的采莲船作为背景,一群天真的少年在追逐蜻蜓,那天真的笑声传得老远老远,岸上的生动给予了我无限的安慰......

  我跟儿时远方的友人电话:荷花朵朵开了,来看看不?他说:最近很忙,不就是看荷花吗?以后吧......其实,我是想见见他,就是迫切想见见他,不再让自己孤单。我知道,那“以后”至少是明年,也许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