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则不固 > 内容详情

翻墙的新娘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视频分类网 -[收藏本文]

  天刚刚破晓,村子里还是一片宁静,德江就起床了。今天可是自己的大喜日子,必须精精神神的,把自己最好的状态展现在亲朋好友面前。

  收拾利索,先把大喇叭整上给王屋村的父老乡亲提个醒,可以过来了。在我们老家,婚丧嫁娶是头等大事,礼多事杂,通常都需要本家的人一起帮衬着,才能做的圆满。什么时候过来帮忙?这就看主家什么时候放大喇叭了。大喇叭一响,所有的本家,每户至少要来一个人。一个家族兴旺与否,就看这时候来的人多不多了。

  听到喇叭声,三三两两的聚在院子里,等主事人发号施令。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嘛,一人一个主意,那不乱了套。这个主事人类似于过去的族长,只有这个家族里最德高望重的人才能担任。这时,德江的二大爷进来了,他就是老陈家的主事人。

  一进来,二大爷就发话:“大柱、明子,你们先把院里收拾干净了。狗子跟德天去买东西,剩下的人把车上桌子板凳都搬到院子里。”人们一哄而散,各忙各的。

  婚庆公司的人早早的也来了,院里院外的忙活着,T型舞台,背景墙,大音响,红地毯一个都不少。跟车来的摄像师在院里来回乱窜,记录着这一繁忙而又幸福的时刻。提前约好的迎亲车也都已到位,德江带着人给每辆车送上两包烟和一个大红包。

  人多力量大,终于把该做的都布置好了,万事俱备,只欠新娘子。吉时已到,车队带着人们的期待出发了。到了新娘子家又会是另一番的热闹景象,这里就不一一叙说了。

  新娘子娶回来了,婚车周围站满了看热闹的小孩,他们在这里的目的就是抢喜糖的同时再看看新娘子漂亮不漂亮。德江下了车,双手挥舞着驱赶堵着车门的一群小孩,像是在撵一群羊,“去,去,一边待着,待会再发糖。”小孩子们哈哈笑着跑开了。德江边拿出香烟给身边的几个邻居散烟,边和司仪商量接下来的安排,其实也没啥好商量的,能商量的前几天都商量好了。德江过来问问,也就是在那干站着没事做心里闹的慌。司仪久经场面,看出德江很紧张,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兄弟,别紧张,待会听我招呼就行了”。德江点点头,“辛苦了,大哥”。司仪摇摇手,表示小意思。

  婚礼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显得那么真实。不管是司仪的玩笑,还是朋友的为难,德江都是笑呵呵的应着。新娘子却不知道是怎么了,绷着个脸,直挺挺在那站着,对司仪的互动总是爱答不理的。大家以为新娘子害羞紧张,也没当回事,所以也没看到新娘子眼睛深处的抗拒。

  繁华尽处终归平静,华灯夜上,热闹的婚礼总算结束了,小村庄也恢复了宁静。一家人吃过晚饭坐着聊天,德江妈看新娘子仍是绷着一张脸,还以为是累着了,就将小两口撵进了婚房,:“德江,都累了一天了,带着你媳妇儿回屋休息吧。”

  “妈,这天还早呢,不急”德江看着手机

  “早啥早,你不睡,还不让你媳妇儿睡啊,快去吧”德江妈一锤定音。

  德江的婚房在另一个院癫痫患者在饮食上的方式有哪些子里,虽说中间隔着几条街,但是也就是几步路的时间。德江在前边走,新媳妇儿低着头在后边跟着,德江回身看看,伸手去拉新媳妇儿,“快点呗!”新媳妇儿看了一眼德江,一扭身躲开了。德江没在乎,哈哈一笑。心想,黑咕隆咚的还害啥羞呢。

  进了婚房,新媳妇儿一改刚才的恬静模样,直截了当的对德江说:“我们分房睡,你在这屋睡吧,我睡客厅沙发。”

  德江听的是满头黑线“怎么了,这是?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

  新媳妇儿咬了咬嘴唇“没啥,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

  “可是我们已经结婚了呀,两口子不都是在一张床上睡觉吗?”

  新媳妇儿停了一会,用轻柔的语气说“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德江一想,反正已经结婚了,还能跑了不成,想适应就适应吧,也不差这一晚上,“那你睡床吧,让我睡沙发”。

  新媳妇儿想了想,点点头。转身给抱了一条被子塞到德江的怀里,德江趁机想抱一下新媳妇儿,却被新媳妇儿机敏的躲开了。

  “快走吧,我要睡觉了。”

  德江无奈,郁闷的去沙发上睡觉了。

  2初识

  “德江,今天打得可不少啊!快两吨了吧?”

  “咳,也没多少,二叔,你今天不是比我还多?”

  德江一边驾着船,一边和临船上的熟人寒暄。别看德江年纪不大,但是小伙子踏实肯干,有礼貌,嘴又甜,叔叔大爷的不离口,因此这些“打铁”的人都很喜欢他,见面了总会打趣他几句。

  “打铁”,是我们这儿的俗称,并不是铁匠的活计。我们通常把在河里捕鱼捞鱼叫打鱼,在食堂买饭叫打饭,比如:哎师傅,给我打二两米饭,就是这个意思。按照这个惯例,把从河里采铁砂叫“打铁”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我们村紧挨着黄河,早前是有名的穷地方。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挨着黄河,就得学会在水里捞食吃。大人小孩都是一身的好水性,驾船撒网更不在话下。前几年,有人听说河底的沙里有铁砂,就做了一条采沙船试试,谁知道竟然是真的。采砂的原理是这样:在铁壳船上面做一个铁质的平台,尾部微微向下倾斜,平台上沾满磁铁,用水泵将泥浆抽上来,让它在平台上流过,这样铁砂就粘在磁铁上了,最后人再把铁砂刮下来,这就成了。

  原理简单,技术上很容易复制。当时的铁价一吨能买五六百,而一条船两个人好好干的话,一天能打两吨多。这下子,黄河里可算是开了锅喽,到处都是采沙船的影子,每天天不亮就有人出船“打铁”。只是后来县里的环保部门过来说,这样会破坏黄河的生态环境,是违法的行为,在没收了几条船后,慢慢地也就没人干了。

  德江因为年轻力壮又肯吃苦,是“打铁界”的佼佼者。每天都能看见他开着三轮车满载而归的身影,引起周围邻居一阵一阵羡慕的眼光。从此,德江也晋升为“别人家的孩子”,成为十里八村同龄孩子的榜样。

  这治疗好的癫痫病医院天,德江和往常一样,载着满满的收获往岸边开。岸边上到处都是人,都是各家来帮忙卸铁砂的。人群里有个穿红衣服的女孩特,长长的头发,高高的胸脯,精致的脸庞,特别引人注目。

  “二叔,你家的大公主来接你了。”

  “看见了,这孩子说不让她来的,非要来。”二叔一边应着,一边忙着靠岸。

  “她也是想帮你吧!”

  二叔撇撇嘴“可拉倒吧,你说她一个姑娘家,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能帮上啥忙?”

  “没事二叔,待会儿我帮你装车。”德江哈哈一笑。

  正说着,俩人将船停稳了,红衣姑娘赶紧往这边跑。

  “爸,喝口水,先歇会,我来收拾。”姑娘递过来一瓶水。

  “嗯,这是王屋你陈家大伯家的德江哥,给他送点水。”二叔指着德江说道。

  “好”姑娘又拿了一瓶水递过来,“德江哥,歇会儿,喝口水吧。”

  德江看着一只白皙修长的手递过来一瓶水,半天没反应过来,声音太甜了。“哦哦,谢谢啊!”

  姑娘笑了一下,又忙活开了。

  3婚约

  自从德江见过二叔家的姑娘后,茶不思饭不想,“打铁”都没劲了。每天都是坐在船上呆呆的出神,整个白天都是无精打采的,可是一到傍晚,精神头就上来了。尤其是看到晓蓉以后,更是充满干劲。晓蓉就是二叔家姑娘的名字,很好听,是德江花了两包玉溪换来的。

  白天干活没有以前多,当然打的铁也就没有以前多。时间一长,德江妈就看出来了。自己的儿子什么脾性,当然是很了解。如果不是有别的事,不会只打这么点儿的。有事当然是当面问,母亲跟儿子没什么好忌讳的“小江,最近怎么了?这铁打的有点少啊!”

  “没事,妈,这两天不太顺,明天就好了。”德江掩饰道。

  德江妈一看就知道儿子没说实话,但是却没说什么。很明显儿子有心事,不想让自己知道。德江妈心里说,你才吃了几斤米几斤盐,就想翻出我的手掌心,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

  第二天,德江妈早早的来到河边。都是十里八村的人,相互也都认识,要是认真的细究起来,可能还连着点亲戚。因此,德江妈在这里是如鱼得水,一会儿跟这个聊聊,一会跟那个说会儿话。不大功夫,德江妈已经将情况了解的很详细了,就像是她亲眼看到的一样。

  哎呀,这个臭小子,真是长大了,都开始想媳妇了,我的替他好好把把关,德江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是哦,父母不都是这样吗,每当看到子女成长,总是开心的像个孩子。

  德江妈傍晚的时候又来了,她啥也不干,就在人群里找晓蓉,暗暗观察,就连德江装车都没有去帮忙。看着儿子和晓蓉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暗暗点头。不错,两个人真的很般配。

  晚上吃饭的时候,德江妈对德江说:“小江啊,你也不小了,妈托人给你说了个姑娘,明天去看看呗!”

太原癫痫脑科医院哪家好呢>  德江坚决的摇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怎么可能再去相别的女孩“妈,我的事你别管,再说我还小着呢。”

  德江妈一笑“你小个屁,你爸跟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有你了。”

  “不去”“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快跟我说说。”

  “哪有”德江顽死抵抗

  “真的?那个晓蓉是怎么回事?”德江妈已经笑的喘不过气来了。

  德江脸一红,索性说出来“我 我就是喜欢她,非她不娶。”

  德江妈一摆手,“傻小子,你不说怎么娶啊,好了,下面看我的吧。”

  老娘出马,一个顶俩。本来就是熟人,有了目标好办事,就托人去说媒。那个二叔也很喜欢德江,也有意让他做女婿的意思,要不然怎么可能天天让自家闺女跟他一起干活?所以,两边一拍即合,甚至二叔都没有征求自己闺女的意见。

  俩人的婚事就这样三言两语的定了下了,约定年底过门。

  4剧变

  德江家的新房跟城里的商品房不一样是中间起脊,两头是平房的那种,现在农村很流行这个。两头平房是卧室,中间的三间房可以当客厅和餐厅。也就是说,婚房可以不用通过客厅,直接进到院子里。

  德江也没多想,真的相信了媳妇儿的话,独自在客厅睡觉。晓蓉在婚房里,却没有真的睡着,连衣服都没脱,躺在床上玩手机。一刻都不想放下来,一会儿轻轻地说句“想你了”,一会儿又捂着嘴偷偷的笑。

  一边聊天,还一边注意隔壁客厅里的动静。等到十二点,觉得德江确实睡死了,轻轻地对着手机说“来接我”。悄悄的起床,又蹑手蹑脚的走到东边的院墙下,这时墙的那边伸出一个脑袋来,不是别人,正是东边的邻居陈林,外号陈二狗。

  说来也巧,东边院墙下正好有几摞砖头,成了新娘子翻墙的梯子。晓蓉踩着砖头,双手扒着墙头,慢慢的往上翘腿,这边的陈林赶紧用手拉着晓蓉翘起的腿,往上拉,晓蓉这边另一只腿一使劲也上了墙头,就这样翻过了院墙。

  俩人连忙跑到屋子里,关上门就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宝贝,都怪我没用,让你受委屈了。”陈林看着晓蓉的眼睛说。

  晓蓉摇摇头,没说话,只是把头埋在陈林的怀里更深了。陈林也不在说话,只是两只手不老实的上下游走。

  过了一会儿,晓蓉推开他说:“我们走吧,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好好过日子。”

  陈林此刻已是精虫上脑,哪有时间理会她说的话,一边搂上来,一边应付着说怎么都行,推着晓蓉往床边走。

  晓蓉还没有完全昏头,推开陈林说:“太危险了,我得赶紧回去,被德江发现就完了。”

  “没事,宝贝,这么晚了,他早就睡的跟死猪一样了。”说着把晓蓉扑在了床上。

  正在这时,只听房门“哐当”一声开了,德江拎着菜刀冲了进来。指着陈林破口大骂“陈二狗,我去你大爷的,放开你的脏手”又指着晓蓉“我说怎北京什么医院治癫痫么死活不让我碰呢,原来你们两个早就勾搭上了。”

  陈林一看事情不妙,连忙说:“德江哥,有话好好说,你先把刀放下。”

  晓蓉却一梗脖子“我们是早就好上了,你当我们走吧!”

  陈林怕激怒德江,拉拉晓蓉的衣袖,“快别说了,万一惹恼了他,咱俩可没有好果子吃。”

  德江一看,都这个时候了,俩人还在自己面前互动呢,瞬间狂暴,拎着菜刀就扑上去,一通乱砍。陈林和晓蓉开始还惨叫了几声,很快就没有声息了。

  德江砍了数十下,停了下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堆碎肉,“哐当”扔了菜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肯定有人会问,德江怎么会出现的这么及时呢?原来,德江并没有睡着,别人的洞房花烛夜都是恩恩爱爱的,怎么轮到自己了,却要独守空房呢?正想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院里响了一声,就起来看看,正看见晓蓉翻墙过墙头,进了隔壁院子。

  德江一下子就清醒了,什么情况?晓蓉怎么跑那边去了?转身去厨房拿了把菜刀,悄悄的跟了上去。陈林和晓蓉刚到屋里,德江就到门外了,听的是真真切切,越听越气真是咬碎钢牙,叔叔能忍,婶婶绝对不能忍。踹开房门,就进去了,接着就发生了上面的一目。

  5恩怨

  德江和陈林虽然都是姓陈,但是两家并不说话。因为德江的婶婶就是被陈林的叔叔拐跑的,所以两家人从那时候起就没有了来往。

  如果说德江是同龄人的正面榜样,那么陈林就是所有年轻人的反面教材。整天的在村子里晃悠,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但是长的很漂亮,说是奶油小生一点不为过,再加上脸皮厚嘴花花,特别招女孩喜欢。经常能看到有不同的女孩跟他搂搂抱抱的。

  晓蓉的村子离王屋并不远,平时在路上总能碰到一起。每当这个时候,陈林就主动去搭讪,俗称撩妹。刚开始晓蓉并不理会,只是时间长了,已经习惯了陈林的口花花。猛的有一天,俩人遇见了,陈林却没有过来骚扰自己,这让晓蓉心里挺失落的。晓蓉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希望碰见陈林,更希望陈林能过来骚扰自己,这种感觉无以言表。

  晓蓉知道自己订婚了,但是她并没有反对。理智告诉她,德江是个好男孩,肯干,顾家,选择德江是正确的,可是他不会哄女孩子,和他在一起闷闷的,没有和陈林在一起有意思,所以总是在心里摇摆不定。

  一个偶然的机会,陈林加上了晓蓉的微信,每天陈林都在微信上逗晓蓉开心。这下好了,晓蓉彻底的离不开陈林了,把自己和德江的婚事忘得一干二净。

  虽然晓蓉很喜欢陈林,但是她知道父母不可能将自己嫁给陈林,因为他们家太穷了,连个房子都没有,更别说彩礼钱了,再加上陈林的名声也不好。晓蓉知道,跟德江比起来,在父母的眼里陈林就是个渣。

  于是,俩人整天研究私奔的事。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事,一直到晓蓉和德江结婚了也没有成行。新婚之夜,晓蓉实在忍不住,偷偷跑过去找陈林,谁知道被德江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