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不让於师 > 内容详情

“不要潦草地跟世界和解啊,至少,不要全部和解”_情感美文

时间:2020-10-16来源:视频分类网 -[收藏本文]

  王小波说,生活就是一个缓慢受锤的过程。

  最早看到这句话的时候还不觉得感同身受,后来才发现时间会把大部分人揉圆搓扁,再任性的人也逃不过和世界和解这一步,而长大,或者变老就变成了一条不断妥协的路。

  比如你会不再在冬天穿有洞的裤子,不再愿意驳斥别人口中可笑的话,不再暴露自己奇奇怪怪的爱好,甚至,不再直接地表示自己的不屈服。

  然而,很多人心中依然存在着某个执拗的角落,保留了这些年属于个人的负隅顽抗。

  我们在一段时间之前,在微博@看理想v 上收集了大家的屈服与不屈服。尽管社会多残酷,原来我们也有给自己留下一些什么的权利。

  这一次,我不想再投降了

  @言吾  95后

  「本科毕业赶紧去考个研究生」的声音太大,而我只想先开始一份有爱有兴趣的工作换得独立的开始;

  「工作最好是稳定的国企」的声音太响,而我偏偷偷地应聘小私企;入职工资低、压力大,但自己知道能做到更好,而这里正好有一番天地。

  我算是彻底地背离了家里人的期待。可是长大的过程中,我做了不爱做的题,讨好了不喜欢的老师,报读了无感的专业,对话不投机的公司说了「我希望加入」一类的假话,难道时至今日,我又要再一次投降吗?

  不喜欢又不擅长的职业,终究没办法说服自己尝试。一进入那个工作环境,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开始抵触——难道我就要变成他们之中的一员了吗?

  无聊、无趣、没有尽头的生活,像是上天突然把我最怕发生的选择放在我面前,有个意识告诉我「如果我现在妥协了,此生将像被抓住了命运的把柄,不由地一错再错」。

  太多人对我不解了。而我没办法一个个抓住他们解释我的意愿——显然也很少有人会想听。

  确实,面对质疑甚至反对的我是异常痛苦的,我甚至想以自己的命运为代价,与关心我的人们、与所有与我相冲突的潮流和解,以轻松地过着大家都可以理解的人生。

  但人生就一次啊,如果慢待生命的独特,我还哪有资格要求得到自己理想的幸福啊。

  阅读是与世界对抗的最后方式

  @一丁立青  90后

  我身上最格格不入的事情,大概可以说是对世界的好奇,以及因此而延伸开的阅读、游历吧。

  在现在的大环境下,难免对于时政的感知越来越被动,越来越没动力去了解一件事前的始末,甚至因为疲惫而深居简出,但我还是会选择用阅读来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对抗。

  以前比较看重阅读的数量、速度与产出,会因为看完一本书而废寝忘食地开始做读书总结和思考,如今在劳碌的日常里,阅读的各方面都有些下降,也会因为时间的关系而放弃一些大部头,不敢做某些觉得很有意思但却耗费精力的尝试。

  但是至今仍不愿放弃阅读,仍然坚持一段时间围绕一个主题去找上四五本书看,然后输出专题总结。

  坚持阅读的影响,一方面是时间的进一步压缩,会让我减少部分娱乐,以及错过一些同事之间的饭局酒局;

  但另一方面,它更多带给我的是持续给好奇的种子以灌溉,我因此还能有效率地接触到这个复杂多变的世界,认识不一样的人和故事,进而生发出理性与悲悯。

  以后别的事情都说不好,但坚持阅读是肯定的。

  时间没能修好我,是我变得更有温度了

  @jy  80后

  我不合群,不喜抱团、八卦、高成庭人事氛围,不喜单调刻板的工作环境。初入职场时看不惯很多东西,表现得任性又我行我素,是领导眼中的坏员工了。

  几年过去,领导对我说,我变好了。我心想,我其实没变,只是变得容易被大家接受了。

  依然不抱团、不主动八卦别人,但学会了给人温度,释放友善。同时30岁这年开始学习大提琴,是长久以来的爱好,也是对自己的坚持和许诺。

  开始学琴是受到一位好友的鼓励,跟他说过好喜欢大提琴,希望下辈子能在乐团当一名普通的大提琴手,他鼓励我为何不现在开始,于是便开始并坚持下来了。

  这份坚持不与人说,但我想会一直通过努力练习来对抗这个并不理想的现实世界。

  大龄学琴并不容易,但是,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每次上完课都感觉自己整个人在发光,开心,所以一定会坚持下去。

  那段时间是最低谷,之后再不济也要走上坡路

  @绀鹿于  95后

  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和同龄人不同的决定,当兵。

  为什么会去当兵呢?我说过很多借口,比如体验生活。我当然喜欢体验生活,但当时应该是有所厌倦了,逃避,才是这一切的初衷。

  我是16年9月入伍,征兵走的那天应该是9月26日,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微信,临走前发了一条说说:“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在部队的那两年,我异常痛苦。我基本上每一天都在写日记,没有一天停歇。那是我唯一的可以表达或者拯救我的一件事,笔和本是唯一的载体。

  在当时的「不肯和解」,是晚上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偷偷看书,因为我同时担任连队的新闻报道员的工作,可以钻空子读书。

  连队里的其他人认为我沉默寡言,不与外界接触,但是我总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找我谈话?为什么要说我不融入集体?该做的工作、该完成的项目、该服从的规律我都做到了。

  我没有做错什么,只因为我在空余时间做的事情与那个环境格格不入。太疲倦了。

  在快要决定退伍还是留队的时候,我妈其实一直希望我留下来,还鼓动了很多亲戚来劝我。那个时候应该是我和我妈关系最不好的时候。所以我也想证明,后来的我一定不会比听了她话的时候情况差。我不甘心。

  最后两年义务兵结束,我回去继续读书。那个环境不属于我,我体会过了,我参与了,两年,也够了。

  那段时间不是没有收获,现在面对困难的事情没那么害怕了。那时候是最低谷,再不济也要走上坡路。

  但是放在更大的视角看,那段经历其实也没什么。我不希望它是人生的高光时刻,我觉得,还有无数个高光等着我。

  我会继续「不和解」,不是因为坚持,而是因为它是一种自然的过程。美是无功利的,这份不和解是美的。

  在温度流失之前,我想记住它

  @夜  90后

  我从小就不是很喜欢去玩电脑游戏,没有玩过LOL不会玩英雄联盟,在高中的时候没有去网吧和大家连坐开过黑。

  我成绩很好,别人问我平时有什么消遣的方式,其实我有很多,看书、电影、音乐、骑行、魔方、写字、篆刻……

  可他们并不理解这些东西,而问我你是不是一天到晚只会学习啊?我感觉解释不清楚,也似乎没有解释的必要,我只是不玩那些游戏而已。

  我现在算是妥协啦。进入了大学,我不得不开始玩起手游,我们宿舍六个人,只有我一个不会玩,让我离这个宿舍很疏离、很遥远,有一种落单的感觉。

  我不得不把游戏当作一种社交方式,用游戏去融入他们、和他们交流,一起玩、一起消磨时间。而这常常使我难过。癫痫病是什么引起的p>

  不过我也有至今还没妥协的部分。

  电子科技现在很发达了对吧,ipad记笔记笔记本记笔记也越来越方便。可我还是喜欢手写的文字啊、我觉得那会更有温度。

  高中和大学是不同的,一切电子设备在校园里是不被允许的,所以那时对于写字这件事,就是用笔一笔一画书写。

  而在大学,起初我和之前一样,上课,读书,记笔记。期末复习的时候我的笔记记了有整整一本。

  有一天朋友看到了我在写字,问我:“欸?你在写东西。”就是这样,我忽然意识到用手写字是变成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了,因为大家都渐渐不再这么做。

  很简单啊,打字更加方便快捷了,为什么还要用手写呢?我想,是因为温度。

  作为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每天离不开的是和电脑打交道,我享受敲击键盘的快感,但我仍留恋笔尖触碰纸张时带来的细腻感觉与摩挲,那里有你的感情、温度与郑重。

  屏幕只有一面,而本子却有很多页,那是自己的积累与时间的厚度,看到会觉得满足。一段时间或许不是就那样随意溜走的。

  所以我会在书上画下我喜欢的文字,我每年都会有一本摘录,可以随时翻看它。在这个喧闹的世界中,我希望能有个地方,仍可以留有安静,不至于娱乐至死。

  听过《八分》关于网络遗产的那一期,里面提到了包括kindle里几千百本书网上几千百G的资源怎么处理,嘉宾飞猪当时回答说,可能就算了吧。

  或许在这时,纸质的东西更容易留存下来,并不是飘渺和虚无,它是实实在在的。

  想做不被「网红审美」绑架的人

  @Ellie  80后

  我一直很不喜欢所谓“积极向上”的 “成功”的定义,因为我觉得那是被别人所定义的生活,你需要对自己的生活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比如我的工作是做烘焙的,我做这行已经5年了,一路从最基础的蛋糕胚学起,到法式西点、奶油裱花、糖霜饼干等等一系列的装饰手法,现在主要做一些私人订制的蛋糕。

  有的时候客人会发图过来要求做那种在抖音上很流行的网红蛋糕,我也研究过,其实做法很简单,就是在淘宝买一些并不符合食品标准的装饰品堆积在蛋糕上,那些羽毛啊、灯啊、塑胶玩具啊……有些味道很大,根本不能用在蛋糕上。

  网红款蛋糕 与 我日常在做的蛋糕

  一般来图定制类似蛋糕的客人,我都会劝说他们,问换成糖霜造型行不行?有的客人实在不同意,我就只能推掉这一单。

  其实不算损失的客人,换成糖霜也是会麻烦很多的,别人在淘宝买一个玩具模型放蛋糕上就可以,我要耗费4个小时去做造型,我做完一个的时间可能够别人做三个,这对客户数量和收入都还是挺有影响的。

  客人的要求 与 我的成品

  但后来还是想通了,我现在做的能让我学会越来越多的装饰手法,就算短时间里我的出品量少,但是我的技能是一直在增长的,这是用淘宝装饰品装饰蛋糕的人所没有的。

  以前是客人来一张图,我就照做,现在我不想这样了,我想坚持我所认同和喜欢的。希望能够用我所了解的去逐渐影响我的客人,而不是改变自己去适应潮流。

  改掉了「坏习惯」之后,我还是我吗?

  @老皮特  95后 

  我挑食,或者说是超乎常人的挑食。不过这几年出去跟别人吃饭,饭店被问到有没有忌口,从来不敢回答有。能吃的菜越来越多。

  有的时候会觉得生活中有太多要妥协的东西了,最起码这种程度,这种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的方式,只是为了保护不得不长大的自己,幼稚地在开封市女性癫痫病医院某些地方不想长大,也不可以吗?

  经常被一些朋友说:“你太难伺候了”“又不是小孩子了”,好像给别人带来了很大的困惑一样,可我也从来没有因为挑食麻烦过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只是不停地麻烦自己。

  有的时候大家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突然有人反应过来,说:“哎,这菜你是不是不吃啊”,然后所有人开始说这你怎么都不吃啊,你怎么这么矫情啊,太难过了,面对他们我什么话都不敢说。

  我不知道了,我知道这很矫情,很幼稚,但我真的很害怕有一天自己真的会放弃这个「坏习惯」。

  原谅我迟迟走不进围城

  @糖包周  80后

  这么多年做过最叛逆的一件事是,至今没有成家。

  除了这个其他都在妥协:从喜爱的学校转走,连再见都没来得及和小伙伴说;大学是最不擅长的专业;工作多年一直没有勇气辞职。

  这些与其说是格格不入的人对于世界的妥协,不如说是自己的选择。

  但是现在依然没有勇气恋爱结婚。周边看似幸福的婚姻,了解之后发现并不美丽,有的甚至已千疮百孔,可是他们依旧在维持,剩下的只是看上去很美。

  有时不理解为什么他们还要坚持,权衡利弊之后的妥协吧,所以更加不相信自己有运气遇到那个人,并有能力维持幸福生活。

  认识的人都会觉得我是个怪人,到点还不走进围城,留在城外瞎溜达。城门马上就要关了,不进可能就永远关闭。

  也许在以后,如果机会到了也会和解、去经历一下,哪怕进城再出城呢。

  写在被洪流淹没之前

  @cocoyaoyao  80后

  从未在正确的年龄做应该做的事,但是为了父母的期待,35岁还是找个人结了婚。 

  周围的人都在谈论户口,钱,房子;单位是个国企,每天在做无意义的事,可大家乐得清闲,总是难以融入他们,想辞职做点有意义的。

  这让我变得沮丧,愤怒,有时为了融入他们也开始虚荣和攀比,变得越来越不喜欢自己。

  流水线上的标准产品,也会醒来吗?

  @Hakkki  95后

  我自己是一个标准的中国应试教育流水线上的一个产品,出厂被贴上合格的标签,成年的自己没有自己的热爱和能称之为理想的东西。

  觉得自己很可悲。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是想抛下一切,像《荒野生存》一样出走。

  我是北师大毕业,毕业进了西安的重点中学。学校里的教育乱象真的令人感到恐慌,我所在的学校是寄宿学校,初中的小孩从早上六点二十起床到晚上十点半上床,一整天都在上课。也有各种面子工程的盛大活动。

  学校的管理非常严格,很多规定美其名曰教会孩子遵守规则,更好适应以后的社会。但是在我看来,这些对于十二岁的孩子真的过于严苛。

  学校里所有的老师都以严厉著称,成绩是衡量教师工作的主要标准……

  太多太多让我觉得虽然是一份看起来体面的工作,但我常常受到自己内心的拷问。感觉非常矛盾非常痛苦,因为不是在做我所相信和认同的事情,总是有混日子的感觉。

  梦想除了「梦」和「想」以外,剩下的就是坚持了

  @周半癫  90后

  初中的时候在父母授意下订阅了好多杂志,大概因为这个原因喜欢上漫画。加上自己喜欢涂涂画画一路走到了大学。高考的时候12年还没有漫画这个专业,于是选择了动画,一直努力学习到了16年毕业。

  刚踏入社会是想往一线城市走的,但是因为家里比较传统,我又是独子,所以谈判破裂,各退西安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一步留在了相对有动画行业活动痕迹的厦门。

  刚毕业那会16年正值IP热兴起,厦门的动画公司也不例外想打造IP。愣头愣脑的就进了一个动画公司的创意部,热情高涨地做着一些空头大梦,比如写高大上剧本什么的。

  厦门的动画公司比较没有名气,加上动画又是成本较高变现极难的产业,所以我们只能白手起家,没有投资没有赞助地做一些漫画和动画测评,奢望能一炮而红。

  后来高层决定面向微商去做卡通形象赚钱的时候,我心如死灰。我自己对微商有偏见,所以觉得做那一类的卡通形象对我来说简直拿不出手。于是我离开这家公司转投了另一个外包公司,想着自己先学一些专业上的知识,走一步看一步。

  在这家公司待到现在,我慢慢的了解到了动画行业在小城市的艰难。目前虽说大环境不是很好,但一线城市的待遇和视野肯定是小城市无法比拟的,没有名气的小公司甚至员工也不够优质,由于家里的原因我还在犹豫是否离开。

  之所以坚持到现在,是心里有太多想表达的东西、想讲的故事。想要让大家看到、听到我的声音。说起来梦想也就是这样,有梦,去想,然后接着就是坚持了。

  我想过如果我放弃了,可以回到父母身边,服从各种安排,当然各方面会比现在好很多,只是觉得,如果任人摆布,我就不是“我”了。

  本来就一无所有的人,还会害怕失去吗?

  @奕茗  90后

  我做过最格格不入的事就是作为一个四线城市出生,毕业于三流二本学校的学生,在北京一家中型企业找到工作后,还要坚持出国读书。

  回国第二天应聘上了一家外企中国分部的员工,却选择离开回了自己家乡的省会。再之后就是现在,因为选择了国企又回到了自己的四线小城。现在的这个选择,是我所能做出的最大妥协。

  但是回到四线城市的我依然有不肯和解的地方。因为家人和考虑到职业发展前景的原因,我从一家媒体公司跳槽到国企,却最终被分配到自己家乡。

  给了自己一年时间升职到省公司,倘若一年没有去省公司,就会毅然决然的离开家乡,离开省会,重新回到北京。

  曾经害怕过要放弃现在在家、在省会拥有的一切吗?后来转念一想,其实我本就没什么可失去的,没有爱人没有钱没有房,还有着27岁的“高龄”。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让我在这个年纪比刚毕业时更能坚定的选择和留在北京。本就一无所有,何怕从头再来。

  那份决心,没有让我在家乡的每一天都煎熬,反而让我平静了下来,让我愿意接受现在的生活,并且盼望着明年到来的那一天。 

  这份不和解,我会一直坚持下去,没有这份不和解,我就不是我。

  关于「要不要与生活和解」这个问题,大部分人给出的答案都不是完全否定的,但多多少少在时间动荡中,依然为自己保存着一块「自留地」。

  我们听到了很多年轻而倔强的声音,也发现步入中年之后的人生里,你的选择不止是沉默接受这一个。

  在成长或是妥协的过程里,一路上有坚持,有背离,有挣扎,有痛苦。

  不与生活和解注定是痛苦的吗?也许是的,但请珍惜这份痛苦,这是你作为一个独特个体存在的证明。

  “不要这么潦草地跟世界和解啊,至少,不要全部和解。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

  转载: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商业合作或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