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不让於师 > 内容详情

短篇小说:四盘山

时间:2020-10-20来源:视频分类网 -[收藏本文]

  这是初秋。
  这天上午九点半,一辆黑色的大本车开过来,,车主是个女人。她气质高雅,高雅中透着一种淡淡的傲慢,全身都透着一种让男人垂涎的妩媚。她该瘦的地方就瘦,该胖的地方就满,而且是那么一种几欲拱破衣衫的满,橘红色蚕丝衫半袖箍臂,红下现白白如瓷,白上是红红映面。发式黑而流金,衣着裙衫不掩光腿,尤其发式别致,直而弯、正而偏,平而波......车开得稳而缓,风将发带起,风致而飘逸。两边蓊郁的翠柏与她吹笼而后飘的头发相互辉映使得她的样子欲发显得性感,她就是瞿婉屏,本市园林局局长,现年41岁。
  她缓缓地在林间行进,不时左右望望。左右多是高高的柏树,路两边各种植了三层,秀挺厚实,婉惹两道绿墙,密不透风,偶尔有一豁口,供人上山,下山,临渊。
  这里是北城的城市名片四盘山。北邻无名河。无名河本来已无水,但近几年城市发展迅速,河道中间修了横贯南北的橡皮坝,从上游水库里放水经坝栅栏,这里便碧波荡漾了。无名河是一条沙河,河床河滩有三四里宽,整修时候将中间的河床改造成了可以冲浪可以游船可以赛艇的地方,还修了一段伸向河中的路坝。两侧则随地势建成了湿地。再过一个多月,这里就会有成群的鸟类,特别是一些大鸟,如天鹅啊鹤类啊大雁啊不断飞来,在这里停留,栖息,嬉戏,觅食。河的对岸亦即南面就是高高的四盘山了,远看郁郁葱葱,蓊蓊墨墨。
  四盘山不是真正的山,但却是城市建设的铁证。山高足有200多米,南北阔有500多米,东西长至少有700米。近15年来城市里挖出的土方,尤其是近年来拆迁出来的大量砖石瓦砾都被倾倒到了这里,由于垃圾越堆越高,车要开上去就得盘绕而上,所以这里规划作山,种上植被,树木,灌木,花卉,可谓一举两得,算得上一个创举。修了盘山的公路后,这里就因上山有四层盘山路而得名“四盘山”了。
  由于这里还没有完全开放,市民来的较少,瞿局行驶到三盘时候已经很有些僻静了。瞿局缓缓地将车靠在路的北侧停下。掏出首饰盒稍事�c抹将头伸出窗外,前后看过,突亮莺嗓,'’你在那里干嘛?这里还没开放!赶紧走吧"见并无一人应声,也无人影闪动,瞿局顺手拿起手机,翘着小指用食指点点屏幕开始说话:
  “在哪儿?……学校?看看表,……也就是你,等,我等,等到海枯石烂!必须的……快点,……好吧?我先接个电话。”
  “哦......李书记,我今天过不去了……我也想……想你那个馋样,看你那个傻劲儿……”
  “好好好,好……我这就收拾,把自己送过去……马上!”瞿局说着把身体往后靠了靠,好让自己更舒服些,继续说,“那今天去哪儿?……我经适房那里'?不行,妈来了,她在那儿;西边那个经适房?更不行,我记得上次就说了我姨妹柳玉婉住那里;廉租房啊,那么小,你折腾不开的;那里?那里更不行,老是停电;南环那个,别提了,他爸爸住呢,本来就是给他申请的;……那个也不行,他今天在家;别墅那儿,别提了,保姆、家教、厨师都在,早成他们天下了;呵呵呵……没办法,还是太少了……那儿啊,哎,我说你这情报工作做得还真不错嘛,那儿你也知道啊,就是......可惜那里换澡盆呢;……哪有,那个便器……也就50多点吧,一般,不比你,哎,要不去你山上吧。……不是打岔,那个啊,那个他有钥匙,万一让他撞见不好,……和谐嘛,共创共创吧,呵呵呵......尽量避免吧……那儿啊,绝对不能去,现在狗仔太多,拍到麻烦。是啊,央央大国,竟无我等容身之处,要不你去北京弄套?到那里咱就平民了,没人注意。”
  隔墙有耳,就在瞿局虚张声势进行火力侦查时候,树排外由木槿花、月季花坛围合的秋菊园里,一对恋人正追逐一对蝴蝶。这里蝴蝶很多,黄的,白的,紫的,花的,红的,皆姗姗飞游翩翩起舞,有的还两只黏在一起,更多的是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的嬉闹,一只血红的蝴蝶飞来,而他的身后执著地跟着一只翠绿的蝴蝶,似乎沉浸在欢爱的蜜海中,这两只硕大无朋的蝴蝶很惬意,红的一会儿高高旋起,一会儿摇摇坠下,一会儿似船漂,一会儿如燕落,那只红蝴蝶似乎是在考验那绿蝴蝶的耐心,把绿的落远时,就落下,追来时,就飞走,缠绵悱恻,不肯分离。……
  “快来,华子,你瞧这两只蝴蝶多有意思?”两只蝴蝶的追逐吸引了两个在园中徜徉的年轻人,�b瑛和华子。华子身着淡蓝色亚麻牛仔裤和叠领浅灰色汗衫,平底棕色软皮鞋,有1..78米,宽额,隆鼻,大眼,方圆下巴;�b瑛圆额,翘鼻圆颏,小嘴如桃,梳一马尾辫,一双眼睛神采飞扬,浑身上下充满朝气。脚下一双回力平底蓝边运动鞋配上淡灰色的秀身裤和灰蓝色丝短衫越发显得苗条白皙。当她追着的两只蝴蝶,终于落在随风摇曳的鸡冠花上,便蹑手蹑脚地猫腰接近……那个叫华子的男生在后面跟着,但他忽然听到一声非常好听的女音,翠亮如莺,威中带婉,男生从没有听到过如此标准好听的普通话,就循着声音悄悄向小马路靠近,仄耳细听,“......想你那个傻劲儿……”
  “�b瑛,过来,”华子手作筒,给女友摆手,示意她过来。华子找了一个稍稍宽些的缝隙钻了进去。树排的外侧,还栽种着一溜冬青,修剪得很齐整,这溜冬青正好遮挡住三排柏树的树干。那个叫�b瑛的凑近,压着嗓音说“怎么了?
  “美眉找男生呢,咱录下来回去没事时听。'’
  “......要不去三亚吧。西山景区那里也行……那就不去。......别了吧……万一别人看到呢,唉,……跟个孩子似的,真拿你没办法,任性,……”这个人到底是谁?干嘛呢?华子看不清,又往里蹭蹭,头在几支柏叶间用力外探才看清车窗里的人。瞿局正仰身体,脚斜抬到仪表台上。瞿局的脚很好,纤巧,秀气,红中白,白里红。华子把手机调到录像处,瞿局好像摸索了会儿什么,差不多两分钟恢复原样。
  “看清了没,真是个小孩儿。今儿说了这半天我就不去了,咱们有的是时间。这时,她另一部手机响,顺手拿起来,看一眼,把打着电话的手放下,“到哪儿了,刚出门?……你行啊,真行,……还想进我们局?……快点好吗?”没待说完,车内又响起手机铃声,瞿局举起右手说,李书记,稍等,”然后再次举起左手,“车后门开着,自己放吧!'’
 北京哪些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要放什么?”�b瑛也挤进了树夹逢中。
  瞿局手机也就刚挂断没几分钟,就见她车后闪出一人,胖胖壮壮的穿一件篮格半袖衫配一条特版的牛仔裤,吃力地抱着一个墨绿色渔具包,移到了车后门处,将包在自己弓起的腿上稍稍一放,拉开车门,就把包放进了后车坐上,他向车头方向瞄了一眼,就慌慌地走了。
  
  
  这时瞿局手机又响,“嗯,李书记,刚好像信号不行,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我保证亲自把自己送过去,交给你,想怎么使就怎么使,呵呵呵......听话,宝贝儿……听话,拜。”瞿局放下手机,正正身体,往后看看,要开车走了,这时,手机又响,“又怎么了?知道是50,不放心你就拿回去,��嗦,告诉你没事没事就是没事,裕华路我一年换十二遍草怎么了?树我今年种了明年还可以刨了重种!景观大道嘛,不合适就重来!好了!"
  就在说这几句话时候,车后猫腰闪出来一个人,黑色长裤,警蓝半袖衫,戴一顶白色遮阳帽,他悄悄拉开车门,搬下包来弓腿关上车门,走了。
  “小偷?”�b瑛差点叫出声来,华子赶紧把食指放唇前示意,就听一阵轻微的引擎声响起,似有什么地方不对,瞿局紧身黑裙一闪,马路立刻响起几声有节奏的鞋跟声,但见瞿局拉开车后门,怔了一会儿,紧臀小黑裙一晃,便又回到了车上。并未犹豫,略略一想,拿起手机点了点,就听,'’刚你关车门没有?……关了,确定?……哦……没事,知道了,没事了。"
  打完这个电话,瞿局仰靠在座椅上两手交叉抱在胸前似乎眯了一会儿,然后果断发动车掉头走了。
  "别录了,人家都走了,瞧瞧你出这汗?还没见你干嘛这么卖过力呢?这回算开眼了。原来喜欢偷窥。"�b瑛说着拉着华子从树缝里出来,在小马路上拍打身上的尘土枝屑"
  
  
  �b瑛给华子摘着背上肩上的枝屑说"哎,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很明白,但有点意思"华子若有所思地说,“那个戴帽子的是消失在北边这个方向的,应该是去了河边,而河边人多,他带个大包不方便,咱们往那边转转,没准会找到。"
  
  小马路到河边,要经过不少于100米的绿地。下山到二盘路,绿地基本是坡状,以植被为主。二盘马路北边是一片竹林,竹林外可看见老河堤上的一排老柳树,树的枝条婀娜多姿。竹林内侧有些灌木和国槐,花草以菊花、串红、鸡冠花为主,再往里有一蓬蓬刺梅,木槿,眼下花儿正竞相开放,黄的菊花、火一样的串红加之偶尔点缀其中的蓬白使这里的景色十分优美。向西北走,有一片未加修整的女贞在微风吹佛中徐徐摇曳,带动着不远处那片茂密的小国槐枝叶沙沙作响,旁边的针松塔松拾空点缀,几个双人或三人石凳固定其间,那个戴帽的年轻人正坐在一张双人石凳上急促地打电话,'’杨哥,你快点来吧,我真怕了,全是钱,我数了,足足50捆,这可是50万啊……"
  “快,我这机子快没电了,把你的给我,接着录。”
  两人蹲在柏树后面,只听帽子又说,'’无名河,四盘山,四盘山的二盘这里,我的位置正对面是游船码头。你从东头进来,到这个位置就两声两声的按喇叭,三次停一会儿,再按,我就过去找你,一块儿去派出所报案。......
  “哎,�b瑛,今天哪儿也别去了,蛮有意思的,"华子把手机关掉,说,“省点电,没准儿还有啥奇遇呢!"拉着明瑛向较远的地方躲了躲,在一块能�t望到帽子的地方找凳子坐下来。
  “华子,今儿这事真奇怪?'’
  “那个女的看来是个领导,来这里就是接钱。'’
  “干嘛不打到账户上或者存到一张卡上?"
  “那样就得经过银行,就得开户,转账或者存取,留下身份信息”。
  “可这样呢,迟早也得去银行啊!"
  
  “那要在家里放着呢?前一段那个副司长被带走时候不就在家里搜出来一个多亿吗?"’
  “华子,你改行做狗仔吧,好玩儿,刺激。还能反贪,当官的太贪,来钱太易了?挣那么多还不够花吗?"
  “是啊,欲壑难填啊!听到那女的说了吗?我一年想�c十二遍就�c十二遍,多霸道!怪不得裕华路没安生时候,先栽梧桐树,没两年刨了栽银杏树,银杏树没长满一年就又刨了栽国槐,……真是糟践啊!这才是最大的浪费啊。”
  "他们迟早要遭报应的。暴殄天物。"
  呜……河里有两条乌篷船在鸣响,船上坐满了前来游玩的游客,几条小船在荡漾,三只快艇箭一般在水面上飞翔,划破的水雪白雪白的,似几条银琏,煞是好看,还有十几条长长的舢板桨起桨落……
  嘟嘟,嘟嘟,嘟嘟……这时,汽车喇叭有节奏的响了。
  华子打个手势,两人猫腰跟进,但见帽子鲤鱼打挺一样站起来,等车喇叭又响,帽子费力地把包抱起来向外面走去。
  小马路修的质量不错,非常平,是一种温馨的暗红,走在上面似乎有点软,像铺着一条地毯。帽子穿布鞋,快到路边时放下包,拿手机拨了一下,路上站的那个穿绿色短衣的人的兜里立刻传出"当兵地人……"但也就唱了半句便戛然而止。帽子压着嗓门喊,是杨军吗?'’“是"帽子搬起大包就到了路上,
  “先放下,先放下,咱们录个相。”
  说着话,包放下,杨军看了就发出一声惊叹:“还真是钱?这回你小子可是发大财了。”
  “别取笑了,我这回闯下大祸了,哥们可得好好给我作证啊,我恐怕要判好几年呢,”说着帽子一屁股坐地上抹开眼泪了。
  “好了好了,”杨军去车里拿摄像机。杨军将摄像机扛在肩上,“现在你说说吧,简练点,你叫什么?'’
  
  
  “李卓,”李卓十分不安,不断左右张望,那双黑眼骨碌碌乱转,尤其是那个尖颏窄额短鼻子,要不是身穿一身保安服,你会觉得他天生就是个贼坯子。
  “这包怎么来的?”杨军问。
  “我在河北边那个酒店当保安,每天上下班从这儿过,今天见河边人多,钓鱼的多,就把车子锁在那边一棵树上去看,我见那边仨老头一会儿钓一条一会儿钓一条直眼馋,想:我今天要也带着渔具就好了,这么想着本来想就走的,没几步,见一个挺有身如何有效的治疗癫痫疾病呢份的人抱着一个大渔具包过来了,陆虎车停在那边,我就跟着他,挺纳闷儿,人家钓鱼都去河边他干嘛往山上走?莫非也是要钓公子王候?到了路边我看见那儿早停着一辆大奔,只见那人从车后闪到前边拉开车门就把包放进去了。车上有个女的,她连动也没动,看也没看,只管打她的电话,我想这套渔具肯定家伙什多,也是该着,我猫腰过去那车门竟没有关严,我就开门伸手拿包,不想包沉,我只得俩手把它抱了下来,又原封把车门关住就走了,等我到了这边打开包一看,一下就吓瘫了,我是想拿渔具的,哪知道是钱啊!杨军,你们啥都懂,我这自首还判刑吗?能宽大吗?”
  “这个回头再说,看派出所怎么认定吧。这里是是非之地,咱们不能久留,走吧。”
  说着杨军收起摄像机,又和李卓一起把包装进车里,开上车走了。
  华子和�b瑛还没缓过神来,“还跟吗?再跟好像没法跟了,”�b瑛说。他们的车在西边的公路边,离这里直线距离不少于一华里。�b瑛见华子不说话又问,'’咱们走吧,没法跟了。”
  “哦.....动一下脑子,下一步会怎样?该发生什么了?他们会去哪个派出所呢?”
  “管他呢,走吧咱们。”明瑛很沮丧,再没了玩心,所以走的较快,华子还沉浸在自己的想像里,问,“要是你丢了贵重东西会怎样?”
  “我就就近报案。——对呀!咱们去景区派出所不就对了嘛。"
  “但我觉得他们不会去景区派出所,那女的看那样子根本不想报案,好像不想声张这件事。”
  “为什么?"
  “说不好,你想想那女的那样子,会报案吗?”
  “那么多钱,也许会去报案。”
  “不是正道钱。正道钱不会这么费周折,”两人说着来到了河边,在一棵垂柳下,她们坐下来。
  “咱们歇一会,听听录音,分析一下好不好,”华子继续说。�b瑛道,“这个主意还不错,我也累了,要不又该让你背着我了。”
  “没问题。其实我是想听那女的说话的,声音真是好听,人长的也真漂亮,那两只翘起的脚,你看见了吗,那么纤巧,白里透红红里透白,齐整,温软,脚底儿整个就是粉色的”
  “……好了好了,都快去啃人家脚了!你们男人真是好东西少!我说你那么专注,非得录像呢。”
  “不是,关键是那电话隐晦,好像有个小的,还是个在校大学生,也许是个鸭子。”
  “什么意思?啥鸭子?”
  “陪女人上床那种,过去叫吃白饭的,关键是还有个别人,上司或者什么人,你听听那个卿卿声儿……找找......听:'想你那个馋样,我有那么好啊,那个看不够啊,傻劲儿的,让人家心疼得不行,有时候想想你坐台中间做报告的样子真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呢,根本连不上……”
  “有点意思,老公。”
  “去吧,哪是老公啊!老公就没意思啦。”
  “说你呢,说你聪明,说得完全对。……只是下一步咱们去哪儿呢?回去还是继续?"
  “杨军是哪个台的?市台,对吧?他开车拉着报案能去哪儿?肯定去青年街派出所了!市台应该在青年街区域。"
  “对呀!肯定,咱们也去,去了就说报案。"
  “那不行,你以为警察都吃干饭吗?报假案绝对不行。"
  “那就随机应变,看看再说,临机处理呗”
  "聪明,这样行。"两人不再踌躇,下山开上自己的比亚迪f3跑了。
  
  
  华子�b瑛猜对了一半,瞿婉屏没去报案,她不想声张这件事,钱嘛,身外之物,无所谓,多了多花,少了少花,关键是别搞出别的事情,所谓拔出萝卜带出泥是最麻烦的了,当务之急是如何消弭这件事,亡羊补牢!她现在就是要找到姨妹柳玉婉,她在南宁路居委会当主任,虽然现在还只是一个“代”的,但也费了不少劲啊。
  柳玉婉早接到电话了,就在居委会主任室等着。瞿婉屏一进去就说,“玉婉啊,姐对你怎样你有数,不必姐说了,今天这事,你得帮姐解啊,”瞿局顺手拉上窗帘说,咱们先把上衣调换一下,死猫当活猫治吧,我在车上坐着,那贼只会看到我上身,你开着我的车,就说借钱买房子钱被人偷了,那贼肯定记了我车号了。这个挨千刀的东西,这次我要能平平安安过去就算了,要过不去,一定弄死他,不管他跑到哪里!
  两人说着话,换过上衣,玉婉拉开窗帘。问,“下一步你想怎么办?”
  我已经给王局打了电话,今天如果有人去派出所自首就万事大吉,如果没有,明天就开始悄悄调查,当然得让王局找一两个亲信做这事。所以,玉婉啊,你得帮姐啊,咱们女人长成这副摸样总会有人惦记......自从那次一块喝了酒他就总打听你,一说你哈啦子都要流出来了。呵呵呵,这些狗男人真他妈没法……"
  “姐,看你.....其实我特讨厌这人,粗野粗鲁粗俗全占了!上次吃完饭送我时候就下手了,就在楼下,根本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真是胆大。这人还口臭!难闻死了.....
  “是啊,姐知道,抽烟喝酒的男人哪个不臭?不过,想想他们的样子又她妈可怜,是不是?他吃你痦子时候是不是挺可怜?”
  “那倒是,姐……你说这人的感情真是不可思议,男人可怜时候心里还真是暖暖的……人真是说不清啊,但也要有个够,差不多就行了,姐,这次事过了就收手吧……也差不多了,这样也离那些臭男人远些……”
  “但是现在咱们不是有求于他们吗?他们要没用,早一脚踢他妈滚得远远儿的了。其实挖不挖那个贼出来问题不是太大,主要是他眼瞎,不看看是谁就敢动!让他长长记性!所以一定挖出他来。他是跑不了了。姐有这个能力!”
  
  “相信,我开走你的车,你怎么办?”
  “王局一会儿过来接我。咱们现在就是等消息,有了消息把钱领回来就没事了。”
  
  
  
  
  
  却说杨军李卓一行,将车开到青年街派出所靠边停好,抬着那只的包进了派出所大厅。
  “你们有啥事?”大厅左边值班室里的老民警问,拉开窗上窗看着他们。
  “报案!”两人把包放到窗旁的土黄色条椅上。
  “捡钱了?”老民警哪些中药治癫痫病笑眯眯的玩笑说。
  “是,这包里全是,杨军拉开半截拉链,那民警只望了一眼就拿起了电话,"李所,有人报案。带着一大包钱!"
  “你们进来,先进来,抱着包,进来等会吧。”老民警说,“李所他们几个在外面办事,半小时准回来。”李卓就抱起包随杨军等进了值班室。
  
  
  果然,也就二十来分钟从外面进来三个人,一个穿警服,两个穿便装。“
  “这是我们李所。李彬彬所长。”老民警说。
  “怎么回事,钱怎么来的?”李所问。
  “里边一共是50�y50万!”杨军说。
  “哦,你俩捡得?”
  
  
  “算吧。从人家车上捡的。”杨军笑着说。
  “那是偷!这么多钱?称得上是重犯了!你俩做的?”
  
  “不是,我是市台记者。"说着杨军拿出证件,杨军指着李卓说,他偷了这东西一看数目太大,吓坏了,打电话让我过去接他一块来投案。"
  “为什么要你陪同,你们是亲戚、好朋友?”
  “不是。"
  “不是,他怎么找你?怎么有你电话?”
  〃我是杨军。市电视台'有事找杨军栏目组的’。”
  “哦……先走程序吧,”一个穿便装的民警过来给李卓戴上了手铐。
  “去询问室吧。把这些钱一块儿清点一下,然后再说。”
  
  两个民警抬着渔具包率先出屋向右侧通廊走。李卓杨军跟在后面。李卓这时真的害怕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想表达自己的意思吧又不知道怎么说人家才肯相信,直憋得嘴唇、手,不停抖动,脸色泛红,汗水不停地流。
  华子�b瑛正好进了大厅。询问室和储物室都在右侧,�b瑛挽着华子胳膊在大厅左右张望。
  “你们俩有什么事?”
  “咨询户口,”�b瑛说。
  “户籍室在左侧那个大屋,就是开着门那间。”
  “小胡,你们先带他们去询问室吧,我马上来。”
  李所向东头走,华子�b瑛也就并无目的的跟着,见李所边走边掏手机边解裤扣,华子灵机一动,就跟着做同样的动作。”到厕所门口,李彬彬对着手机说,"王局,我是李彬彬,来我们这了,是,知道了,明白。......等你们来,哦,还有个记者跟着。嗯,知道了,是!”
  这边华子就想发笑,今天真是顺啊,看来天生狗仔命!”李彬彬在台上小解,华子在便池那儿小解,就这么又录上音了。
  华子出来,李所已返到西头。华子等�b瑛出来后说,“一会儿就有人来了”。
  “是吗?”
  “看来早已张网以待。咱们怎么办?”
  
  “先去户籍室呗,磨蹭磨蹭再说。”
  再说这边,几个人一进屋,二民警便七手八脚把钱拿出来清点,清点完,装到包里后,那个被李所称为小胡的民警和他同事就坐在一张办公桌前,让李卓坐在对面方凳上,便开始发问。“先说你吧,”小胡首先向杨军:“你随便找个凳子坐。“你叫什么?”
  “杨军。”
  “你包里都是什么?”
  “一些采访必备物品。”
  “具体点,是什么?摄像设备。
  “可以打开看看吗?别紧张,我们也是好奇而已。”
  “可以,说着杨军就要打开包。”
  
  
  “一会儿吧。”
  “你,该说你了,真是草包,怕,就别偷人家东西呀!偷了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说,拿包时候看见开车的是谁了吗?”
  
  
  “没有,只晃了一眼,是个女的,因为我从车后绕过去的。”
  “还好,做错了事情知道幡然悔悟,投案自首,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不必老那么紧张。要这些钱真弄到了你家里,我们破了案,这事情大了,少说也得十年,懂吗?”
  “懂。我本来是想拿渔具的,以为这里边全是渔具......我这能宽大吗?”
  “这要看主家了,”这时候李所进来接上说,并拉了一把椅子在桌旁坐下继续向李卓说,“主家要不追究也就教育教育,拘你几天的事,所以要好好给人家失主赔罪,这么大数额要把人家急出个好歹来你就完了!”.....
  询问进行到差不多接近尾声时候,外面有车喇叭响。李所走近窗户看了看,就出门迎接去了。为首的是那辆大奔,已经靠边停好,另一辆福特公务车正在倒车......车喇叭声也惊动了前去咨询户口的华子与�b瑛,他们装作完事的样子走出来,正见一五短身材的胖子带着瞿局与迎出的李所在大厅里寒暄,她们后面还跟着一个女人,那女人和瞿局摸样有些仿像但那气质逊色得多,面色也深一些。
  “人在那边呢。.......先去我办公室吧?”
  “李所,我看就算了吧,你们王局这么忙,我们从简从快好了,你说呢王局?......要不,咱们去李所办公室?.......让李所带我姨妹去办?”见王局点头,瞿局向姨妹说,“柳玉婉,你去吧,以后做事长点心,你说你借个钱买房干嘛跑那么老远交接啊?”
  “袁老板住得离那儿近。”
  “好啦好啦,赶紧去办吧。”
  “李所,我给你说,不许为难那个贼,能够悔悟,良知尚存,教育教育就行了。”
  待一干人进去,李卓立刻面对瞿局带来的女人跪下了:对不起,对不起,李所,就是这位,当时她正打电话,我就抱起包走了。”
  在大厅里晃荡的�b瑛和华子似跟不跟的,隐隐约约似闻非闻的感觉事情不对劲。这时,杨军扛起摄像机就要录像,瞿局看见,立刻喝止了。“完全没必要,这样的事情报道出去对他不利也不好,是不是?你叫什么名字?”
  “杨军,电视台的。”
  
  “嗯,挺不错嘛,很敬业,但还是快收起来吧。一时起意,及时悔悟,改了也就是了。”两人说着径直上了二楼。
  
  杨军见不能录像,从询问室拿了包出来。华子和�b瑛凑过来,“问,怎么了?怎么回事这是?”
  
  “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华子压低声说突然全身抽搐,而且眼睛向上翻,这是怎么了?,“我们目睹了全过程,有录像,这钱有问题!不是刚才进去那个人的,是上楼那个人的。别看她现在穿着件灰蓝色上衣,但下面小裙还是黑色小裙,她小裙却是白色,那个把臀部箍得曲线多优美,那个的裙肥把屁屁遮没了。”说完笑笑,被�b瑛挽着胳膊出了门。杨军怔了怔,稍一犹豫,追出门说,二位等等,我有话说。
  “能把录像给我看看吗?”
  “不可以,但请相信我们,当然我们是信得过你的,只是需要想想,你记着:我们不敢说别的,但这钱绝对不是那个女人的,这个女的脸颧上、眼眉上有痦子,那个干干净净,还有那双脚,那个女的小脚粉红,纤巧,多齐整啊,这个不行,脚长得怪模怪样,像鸭蹼。”
  “你们真有录像吗?”
  “是的,真有。”
  “现在交给派出所多好?”
  “不好吧?刚来的几个人有一个是公安局长?容我想想,看到底怎么办好。如果我们想通了,明天在人民公园翠海那儿见面。
  “局长副局长都没事的,干嘛搞那么复杂?”
  "......反正她有硬关系。我们得考虑安全啊!......容我们考虑考虑,明天翠海那里见吧。'’
  “哎,是不是谍战片看多了?......好吧,几点?”
  “10点吧。”说完华子被�b瑛挽着胳膊就出了派出所大门。门外就是大街,两人挥手打车走了。
  杨军在院里犹豫了一会儿,返回去,正碰上办完手续拎包出来的柳玉婉和李所。杨军凑近李所耳语了几句,李所脸色大变,说“你们先在这儿等等,我去去就来,还得走个手续,我拿张表过来。”他上楼到自己办公室对王局说,“真不好意思,我有个私事,......嗨嗨”王局起身随李所到门侧。李所说,“王局,这钱可能有点问题,有人手里有录像,说这钱绝对不是柳玉婉的。”
  “额?还有这种事?会吗?"
  “我也不敢说,但可是那个记者刚刚告我说的。怎么办?......王局,我是这么想的,……这钱在派出所放一晚上丢不了。不在乎这一晚,迟早拿回去就是了。这样我们主动多了,也便宜工作。你说?”
  “……好吧,但明天中午以前必须搞清。”
  “是。”
  两人接着返进室内,李所做个笑,“……有点对不住了,怪我们粗心,真不好意思,还得旅行一套手续,这一经所里就得手续完备呀,刚才没细想,忽略了,真是抱歉。”
  “哦,那就听你的,该怎么走手续就怎么走吧。你说呢王局?让他们善后吧!瞿局说着就站起来,说,“王局,那我们走吧,让柳玉婉自己办。我去告她说。”她先行下楼到询问室门口说,“柳玉婉,我们先走了,你等着办手续吧。”并不再等什么回答,径直出门上了王局的车。
  李所及队员小胡与杨军柳玉婉见他们上了大街就折回了询问室。大家都有心事,待坐定,李所问李卓:“你拿包时候车上坐的是她吗?”
  “......是吧?”
  “……想好了再说,不许胡绉八咧,别闹到最后,你的事情越来越大了!”
  “小胡,做好�录,让他按上指印。”
  “……我再说一遍,这回你要负责任的,怎么拿的,都看见了什么?从头说,细说。再不行就去现场。”
  李所说完拍一下杨军肩膀,示意他和他一块出去说话。临出屋,像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说,“柳姐,你就在这待会儿,回去也行,要不,干脆回去吧。今天没你什么事,明天十二点前把钱拿走就是了。”
  柳玉婉笑笑,说“也行......那我就走吧,我走啦……”
  询问室李卓说着,小胡记着。
  外面李所问杨军,“那个有录像的是谁,在哪里?有没有电话?”
  “都不知道,就是你去厕所时候也跟着你去厕所的一对男女。”
  “哦,真蹊跷。他们干嘛要录像?为什么要录像?”
  “只说碰巧了。以为碰上小偷了……
  “哦,他们这么说的?”
  “杨军,我们是随便聊,朋友之间聊,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是你怎么处理这件事?”
  “先找那俩人。”
  “假如找不到呢?”
  “那就不能领走这钱。”
  “假如这钱就是人家的呢?”
  “假如真不是呢?”
  “再假如,那俩人就不出现了,再不出现了?怎么办?”
  “假说把这钱让这个小柳领走了,他再出现呢?”
  “再假如,他出于某种考虑出现也不在派出所,不在公安线,也不找媒体了,他去别处,把录像处理复制了,去纪检监察,或者去省纪检委……”
  “照你这样说这事就得实事求是,严格走程序了。”
  “要我就这样。”
  “不管怎样,请你明天准时去一趟公园吧。”
  “好的。
  第二天上午九点杨军接到了华子一个电话,让他十点十分去四盘山给李卓拍录像的地方等,到时会有人给他一个包。杨军事情很多的。他说别搞这么复杂了,让华子直接来报社把录像交给他就完了,如果信不过他也可以直接交给他们总编。华子坚持给他,临时变地点是怕有人跟踪。怎么会呢?真是谍战片看多啦!没办法既然答应了李所,他只得按时来到了四盘山。
  他在四盘山给李卓拍录像地方等到十点二十,见并没有人靠近他和他的车,就下车前后左右的巡睃一番,准备上车打火走,这时有一60来岁的老人骑着辆破自行车慢慢悠悠的过来了,在擦车而过的瞬间,那老头把一个红色手袋从车筐里拿出,“嗖”地扔进了车里。没等他回过神来,那人已若无其事地往南走了,杨军随即发动车便追,但老人却把车子往路边一扔,消失在了柏树后面。他下车转了几个弯,也没再看见那个扔给他包的人。杨军苦笑了笑,哪有这么复杂啊!真是谍战片看多了。
  这事就这样结束了。大约过了两个月,省城各报及市新闻网站上出现了一条消息:
  我市又一官员被调查
  据我市纪检委网站消息:昨天上午九点,我市园林绿化局局长瞿婉屏被有关部门带走。瞿长期主持我市园林绿化工作,在绿化招投标中涉嫌收受贿赂,除此,瞿生活作风缺乏检点,多吃多占,涉嫌为其亲属谋取不当利益。